【轉載】焦土之春1:為甚麼香港會走到這樣的局面?

為甚麼香港會走到這樣的局面?

大家好﹐我是吳叡人。

我係台灣人,但是 … 我真係好撚鍾意香港。

宜家,我地都係香港人。

不好意思我講得不標準,但這是一個 respect。

大概六、七月的時候,原本文珊(編按:演講主持)要我做一場關於反送中一週年的演講。那時候想法是回顧、總結,或是為運動的新階段提一個看法。沒想到五月底北京提出「港版國安法」,然後法例在一個月內就完成立法、公佈,速度非常快。這時代是我們「加速」的時代。整個局勢於是改變了,等於是被重新設定了。

我們對運動的思考,也要進入新階段。

後來文珊跟我建議說,在國安法的新局勢上,是不是可以用一個題目叫做 hope against hope?

Hope against hope 是個英文成語,主要是說,儘管知道不大可能,但還是強烈的希望某件事情能夠發生。這其實是很悲劇的一句話。台灣有個早期的哲學家,也是戰後台灣獨立運動的第一個理論家、台灣第一個哲學博士,叫做廖文奎,也就是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的哥哥。他在 1950 年代初期,因為二二八被通緝,逃到香港,後來在香港大學教書。他在香港流亡的時候寫過一篇文章,那篇文章就是用 hope against hope 來形容他對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的心情。因為韓戰爆發後,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開始穩定。對一個反對國民黨、也反對共產黨統治的台灣人來說,台灣似乎走進了漫漫長夜。所以當時他用了一句話來形容說,we are hoping against hope that Taiwan will be liberated soon。後來我在一篇論文中,曾引用過他的話。大概文珊是知道我寫過這個題目,所以要我用這個題目。

不過用這個題目來講香港,我個人有雙重困難﹕倫理上和心理上的困難。

第一,我現在人不在香港跟大家一起受難。我覺得我根本沒有資格去販賣希望、或者說教。 第二,我不是傳教士,甚至不是教徒,所以我沒有資格從宗教角度去談希望。所以我心理上有個困難,覺得沒辦法這樣講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